为什幺古代妃嫔首次侍寝要剥光以后,用被子包得像寿司一样,再被

2020-04-08 评论 625

用毯子或被子裹着赤裸的妃嫔,由太监背着去给皇帝侍寝,这事在中国有可考的记录,可以追随到明朝,而清朝延续了这一套系统。

清代的梁溪坐观老人着《清代野记》对清宫此事亦有记载,其写道:

敬事房太监者,专司皇帝交媾之事者也。帝与后交,敬事房则第记其年月日时于册,以便受孕之证而已。若幸妃之例则不然,每日晚膳时,凡妃子之备幸者皆有一绿头牌,书姓名于牌面,式与京外官引见之牌同。或十余牌,或数十牌,敬事房太监举而置之大银盘中,备晚膳时呈进,亦谓之膳牌。帝食毕,太监举盘跪帝前,若无所幸则曰去;若有属意,则取牌翻转之,以背向上。太监下,则摘取此牌又交一太监,乃专以驼妃子入帝榻者。届时,帝先卧,被不覆脚。驼妇者脱妃上下衣皆凈,以大氅裹之,背至帝榻前,去氅,妃子赤身由被脚逆爬而上,与帝交焉。敬事房总管与驼妃之太监皆立候于窗外。如时过久,则总管必高唱曰:「是时候了。」帝不应,则再唱,如是者三。

帝命之入,则妃子从帝脚后拖而出,驼妃者仍以氅裹之,驼而去。去后,总管必跪而请命曰:「留不留?」帝曰不留,则总管至妃子后股穴道微按之,则龙精皆流出矣;曰留,则笔之于册曰:「某月某日某时皇帝幸某妃。」亦所以备受孕之证也。

此宫禁中祖宗之定製也。若住圆明园,则此等仪注皆废,可以随时爱幸如人家然,然膳牌之递仍照旧也。所以帝皆住园时多,必至年终始回宫,一至二月中,又幸园矣。觉罗炳半聋为予言。

炳言此犹沿前明宫之例,世祖因其可制子孙淫逸之行,遂因之。
清代野记卷上最后一句说,此举是延续明朝,清世宗认为这种制度对查清子女是否确凿地出自皇帝血统,从而对皇位继承问题有很大关係,同时也可对后代的皇帝纵慾有一些限制。

有人认为,是「为了防止有人暗藏武器带入皇帝寝宫所採取的安全措施」,见明朝宫廷中的敬事房。当然个人更倾向于这是一种帝王生活骄奢淫逸的情趣=。=

《清代野史》的例言上说:
一.凡朝廷、社会、京师、外省事无大小,皆据所闻所见录之,不为凿空之谈,不作理想之语。
一.所闻之事必书明闻于某人,或某人云。
清代野史 例言所以此事应该是真的,而非一般猎奇杜撰之事。

有人想要看更详实的史料,我考据癖技能开一下吧:

原始的我暂时没找着,宋明理学之后,中国人对性事讳莫如深,这些东西公开流传恐怕不行,多是以口耳相传的形式流传下来。可能在某个博物馆内的卷宗里吧,公开刊印的书籍範围内,我是没找着了。但以小说诗文型式记载下来,有不少,如《金瓶梅》一样,这些小说诗文是正史的一大补充。

除《清代野史》之外,清末《孽海花》第二十七回、民国的《皇清秘史》第第四十回、七十四回、《清代宫廷艳史》第五十七回、七十一回,都有写到敬事房太监驮着裹着锦被的妃嫔去皇帝寝宫的事情。新出的如谈宝森老师的《清宫秘事:光绪与德龄秘恋》,也有专门「驮妃太监」一章。

亦有清宫词云:盈盈十五不知春,偏惹君王注视频。愁煞宫中诸女伴,一方红绵束腰身。

一些前朝的太监、宫女,也是一部活历史,他们很多人开始写回忆录,如《宫女谈往录》中,就有这一事的记载。陈存仁先生的《閑话中国古代缠足与宫刑》中也有写到清末老太监披露宫中房事细节,确有敬事房驮妃此事。

后人也有根据太监回忆录拍的电影,这个就不详述了。